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九州

江南 站在九州中央

时间:2019-01-28 15:24:17  来源:本站  作者:

  作家,1977年生于安徽。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,留学于美国华盛顿大学。代表作有《九州缥缈录》《龙族》《上海堡垒》等。两度登顶“中国作家富豪榜”,并获得最具幻想小说家奖、最具商业价值作品奖。近日,其作品《九州飘零书商博良》单行本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。

  对于名字登上媒体头条,作家江南一点儿都不意外,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背后的闹剧在“2018年票选你最喜爱的作家”活动中,江南票数位居榜首,另一位网红作家质疑他“刷榜”,其粉丝还嚷嚷着“江南是谁?哪个十八线作家?”这一问,把江南推上了热搜。

  江南是谁?有人问就有人答。作家江南,内地幻想文学界领军者之一,参与创建九州奇幻世界,其《九州缥缈录》和《龙族》系列是书粉们心目中的经典之作,单《龙族3》就卖了330多万本。早在5年前,他就登顶“中国作家富豪榜”,其后是莫言和郑渊洁。

  采访那天,他穿格子西装、牛仔裤,侃侃而谈自己的旧作新书《九州飘零书商博良》(简称《商博良》),“一本远离欲望的作品”;描画九州幻想世界,“一个自觉站在世界中央的人的所想,他眺望着自己所不能达到的世界彼端,神游于六合八荒”;回忆15年的写作历程,“不确定自己的变化,依然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”他毫不犹豫地在新书的扉页上写下5个大字:铁甲依然在。那是九州中极具代表性的“天驱”组织的口号,亦是在说九州世界的创作和梦想不会停止。

  很多喜欢九州的读者都对一个神秘的东方旅客念念不忘,他只身一人,飘零于九州之间。这个男人就是江南笔下的商博良,为了看海角来到云荒,与一队亡命马帮同行在危险的云州雨林中,一路上遭遇被巨蟒吞吃的怨念白骨、附在鹿头上恐怖的“血煞蛊”、披着轻纱梦幻般美丽的巫民新娘、隔绝一切声音与光亮的黑色竹楼

  “黑衣长刀,腰间带着一个青玉色的瓶子,一身旅人的仆仆风尘,在山之巅海之涯望着连山或者波涛,轻叹着,微笑着远眺。”13年前的一天,江南的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人物,因为太过喜爱这个“看穿了红尘的人”,他便以一个年轻的旅人为主人公,加上自己早年间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游历的经历,动笔写《商博良》。

  “旅行通常是一个人对外界的探索,对内心自我的寻找,商博良也是如此。”写《商博良》时,江南正在读佛经,他想用一个僧侣般的视角去看九州。

  九州是国内第一个完整的东方幻想架空世界,诞生于20022003年间。当时,西方奇幻小说系列《指环王》和电影《哈利波特》先后登陆中国,风靡一时。受其影响,江南和其他6位网络写手开始架构一个东方幻想世界九州,7人一起设定了九州的基本规则、地理和种族等等。之后所有作者都可以在这个框架下,书写发生在这个大陆上的故事。

  “在我的想象里,九州世界苍茫浩大,中间矗立着名为天启的皇城。这并非一个简单固执的想法,而是我一直以来对中国文化的一种理解,中国之所以是中国,因为古人认为自己站在世界的中央,穹顶之下,四方眺望。”江南说。他书桌的对面,就挂着一张巨幅九州地图,其上有殇州、云州、雷州、宛州、中州、瀚州、青州、澜州、越州。《商博良》的故事主要发生在西陆云州,那是一个云荒之地,蛇虫横行、巫蛊成风。

  当商博良一帮人行至黑水铺时,不幸遇到鹿头骨,他们被“血煞蛊”伏击。故事没再往下讲,似乎刚刚展开却戛然而止。“我觉得自己准备的不够充分,故事失去了走向。”江南回忆说。这部未完成的小说取名《商博良》(上),发表在《飞奇幻世界》2005年四月刊上。很多读者以为是连载,但期待的下半部并未出现在五月刊上,而之后,它再也没有出现在这本杂志上。

  直到两年后,江南创办的第一本《九州志》MOOK上市。之前杳无音讯的《商博良》,突然全篇刊登,直接让之前没看过的读者一次性看过了瘾。如今出版的单行本《商博良》,正是当时在《九州志》上刊登的全篇。尽管是旧作,但刚一上市便被抢购一空。

  “我还觉得蛮奇怪的。一般畅销的书,大都有爱情、恐怖、悬疑等这些因素,内里是人欲望的表达和宣泄。《商博良》可以说是一本远离欲望的书。”江南说。故事的最后,商博良放弃了自由和想要抵达的云号山,为自己的旅程画上句点。

  江南的第一部与九州有关的小说是《最后的姬武神》,写于2002年。当时,关于九州的世界观还未定型,写手们正在网上争论不休,它的出现成为九州的雏形,亦被称为是九州世界的第一篇小说。

  写《最后的姬武神》时,是江南到美国读书的第三年1999年,他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,直接到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攻读医药分析专业。学校图书资源丰富,“有整整一馆中文典籍,一整套金庸全集,被人翻来覆去地借”。刚到学校时,由于语言和文化差异,他很难深入地与美国同学交流,于是便整天泡在图书馆。

  “书不读汉唐以下”,江南以此来形容在美国求学时的读书经历。“成捆成捆地搬回先秦诸子和史家的学说,大都囫囵吞枣。从秦王政到李世民,从王莽到苻坚,他们纵横捭阖,我也心潮澎湃。”书读得多了,他开始思考一些形而上的问题,对区别善恶的一些简单原则、个人之于整个环境的力量都开始质疑。

  “我开始只是从正反和黑白两个方面去思考人本身,渐渐地,没了正反和黑白,世界变成了一个没有边际的战场,人人挥舞着武器冲杀。他们混在一起,看不清彼此服饰的颜色,被整个世界的灰尘所泯灭。”江南说,当时他很想把那个世界复制在小说里。《最后的姬武神》由此诞生,他也开启了自己的幻想文学之路。关于九州

  《最后的姬武神》的故事源于赵匡胤的临终轶闻:北宋初年,太祖赵匡胤病重。一天早上术士告诉他,如果这天天降冰雹,他就会死;若挨到第二天,他就没事了。皇帝坐在高台上等待,中午冰雹骤降。他知自己要死了,晚上独自在雪地喝闷酒。夜间,他召来弟弟、晋王赵光义,两人谈话的烛影映在窗上,人们听到“柱斧戳地”的响动。不久,皇帝驾崩。

  在江南的这篇小说中,故事主要围绕姬野、吕归尘、羽然三人展开。姬野是燮王,一日突然发现北斗星旁多了一颗小星,立马传钦天监,得知自己将被暗杀。他推测是弟弟晋王将取代他,便在夜间将之召来密谈,将剑放在其脖子上,告知“不要小看我”。最终姬野还是未能逃过劫难,但不是死于“烛火密谈”,而是遭少时挚友羽然刺杀身亡。

  撰写完燮王的临终故事后,江南好奇此人如何创造了一个时代。他倒回去追溯姬野们的少年时代,成就了长篇小说《九州缥缈录》,发表在2003年创刊的《飞奇幻世界》(当时名叫《科幻世界画刊增刊》)上。

  《九州缥缈录》实际上是一部王朝的征战史。江南在书里写了两个少年:出身北陆王室的吕归尘体质柔弱,12岁就被父王送去东陆当人质;出身东陆贵族的姬野是家中庶出的长子,从小备受冷落。他们在东陆相识,惺惺相惜。两位少年加入了旨在平息战乱的武士组织“天驱”,“天驱”的口令铭刻在他们的扳指上“铁甲依然在”。东陆与北陆交恶,要处死人质吕归尘时,姬野背着12把长刀只身劫法场,喊出“铁甲依然在”;吕归尘回到北陆,率领城中残军迎战围城敌军时,也高呼“铁甲依然在”。

  因为热血和青春,小说始一出现就引起轰动。“老九州”张明至今还记得第一次接触九州时的情景,“那是2003年夏天,我还是一名寄宿初中生,下午洗完澡没事干,翻墙跑到校外书店买《科幻世界》,正巧发现它推出了奇幻版增刊”,他向《环球人物》记者回忆,当时在小镇和县城,能买到的闲书品类有限,九州在《科幻世界》年代影响了很大一批人。其中的金句“铁甲依然在!”被少年们挂上QQ,有的还刻在课桌的角落里。

  两年后,九州最早的单行本《缥缈录1》面市,销量达到20万册。同年,江南主编的《九州幻想》全国上市,掀起幻想文学杂志的新高潮。短短一年后,江南离开,选择北上,创立了同样以九州为背景的《九州志》。

  此后,江南便在九州这片大地上纵横驰骋。他完成了6卷《九州缥缈录》,该系列迄今共计出版单行本7种;他自2009年开始创作的《龙族》,一次次打破销售纪录,也把他两次送上“作家富豪榜”榜首。

  江南曾构想过自己的人生:12岁时的理想是当国家总理,16岁到18岁时想成为某个秘密组织的年轻领袖,20岁到26岁时的目标则又变成当一个企业家

  “如今我的理想全都破灭了,我成了一个作家,白天疲于奔命地开会,晚上疲于奔命地写作,我有了很高的销量,但读者们在网上对我喊打喊杀抱怨我写的太慢了。”江南说。今年5月,他的新作《龙族Ⅴ:悼亡者的归来》开始在阅文集团旗下电子阅读平台连载,这距离上一部《龙族》已经过去了3年。

  大部分看《龙族》的人都是在这种“苦等”中一路追下来的。有读者这样描述喜欢《龙族》的理由:“因为我们都是小衰仔。路明非就是我,我就是路明非。”路明非是《龙族》的主人公,一个废柴少年,长相中不溜,成绩中不溜,寄住在不喜欢他的叔叔婶婶家里,暗恋一个姑娘3年不敢表白,唯一的特长是打《星际争霸》。就在他最没希望的时候,世界为他打开了另一扇门:那个新世界有龙族的存在,他们有一套比人类更强大的文明系统。而他的使命是,屠龙。

  路明非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江南的影子。回忆起自己的少年时代,他说没有什么特别的,“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学生”“穿着一身蓝布学生装、平生没打过什么架,下垂眼角傻里吧唧的家伙”。少时的他不爱说话,常常发呆和幻想。有时他趴在书桌上,望着漆黑的窗外,“想着随风而来的妖怪正在外面的风里桀桀地笑着,有时候想,也许世界在我关上门的一刻已经开始变化,这间屋子外,巨大的、不知名的植物正恣意生长”这个孤寂的少年,表面木讷,内心汹涌澎湃,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以“将幻想变为文字”为生。

  关于写作,江南也自认没有太强的天赋。他真正开始写作是在美国读书时,当时为打发寂寥的日子,他尝试在网上连载小说。小说以北大同学的真实故事为原型,取名《此间的少年》,不承想就此成名。之后,又因《九州缥缈录》的成功,他决然地放弃博士学位,回国专职写作。

  如果说路明非的使命是屠龙,那么江南的使命便是写作多年后,他成了一名幻想小说家,在自己架构的世界里恣意地幻想。

  只是江南并不满足于仅仅用文字讲述九州大地上发生的故事,他更大的野心在于“缔造中国第一幻想世界”在这个幻想世界里,《龙族》《九州缥缈录》等IP都将得以影视化呈现,同时吸纳更多的原创作家,开发和创作更加丰富和多元化的优质IP。目前他和他旗下的文学作品正在陆续被作为项目运作,有些已排上日程:电影《上海堡垒》预计2019年上映,电视剧《九州缥缈录》已拍摄完成等待播出,还有《龙族》电影

  对于熟谙写作的江南来说,这或许是一场冒险之旅,但他早已学会在“二选一时选择那个自己不了解的”,“你要去一个地方,你从未去过,不知道是哪里,但你相信那里很美”。

  在写《九州缥缈录》时,江南曾虚构过一种叫“朔方”的鸟儿,它的家乡在蛮族的草原上。这个族类没有双腿,生下来就飞向四面八方,一刻不停歇,困了累了就张开双翼,浮在高天上的风里,醒了就继续飞。朔方鸟的使命是寻找蛮族人新的故乡。

  “我们每个人都是没有找到新土地的99万只朔方之一。用尽全力飞翔吧,这样当你老了之后,在僧庐下听雨时,你才有那些走马般的瞬间在脑海里流过,你不会后悔的。”他说。江南 站在九州中央
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推荐资讯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